当前位置:北京刑事律师|会见|取保候审|无罪辩护_再审上诉律师历史魂友
魂友
2023-03-20

“魂友”和“精神朋友”有所不同,是人在灵魂出壳时遇到的朋友,魏普最近便认识了一个这样的朋友,两人极其投缘。

有一天深夜,魏普的灵魂又去找“魂友”,“魂友”对他说:“今天我带你去见一个奇怪的东西。”说完就拉着魏普的胳膊往前走。

“魂友”将魏普带到了一处奇怪的地方,看起来像是在隧道中,隧道绵延崎岖,像是走不出去的迷宫。两人走了半天,魏普也不知道“魂友”要带他去哪里。

这时,“魂友”突然停下了脚步,他对魏普说:“不好,我迷路了!”

魏普听后十分着急,他急忙寻找出口,结果找了半天都找不到来时的路,两人在隧道中徘徊,最终也没能走出去。

这时,魂友对魏普说:“现在只能挖开隧道了!”说完他开始挖掘隧道,魏普也跟着一起挖。挖了半天后,两人终于从黑暗中逃了出来,结果魏普被眼前的景象吓坏了。

他看到自己的身体躺在床上,而且身上有一处伤口在不断地流血。

“魂友”突然诡异地笑了起来。

原来魏普认识的不是魂,而是一个鬼。它将魏普带进了魏普自己的血管中,然后让魏普亲手杀死自己。

“我真的很想和你做朋友,现在终于实现了。”鬼高兴地说道。

上一页12下一页

半夜惊魂

星期一,寝室里新搬来一个名叫赵文天的男生。赵文天长得又矮又小,说起话来细声细语的,很像女生。

他搬来之前,寝室里已经住着两个男生了——张渺和许小磊。两个人第一眼见到赵文天时,就忍不住偷着乐。

张渺和许小磊也是小个子,因此,两人受尽了别人的冷眼,他们喜欢的女生也从来没有用正眼瞧过他们,哪怕一眼也好。不过,现在好了,有赵文天这个更矮的男生作对比,张渺和许小磊心里多少好受些,想不高兴都难。

然而,几天之后,张渺和许小磊两个人就高兴不起来了,他们发现了一个诡异的现象:赵文天似乎一天比一天高,一天比一天壮。

“许小磊,你知道这小子到底用了什么方法吗,这么有效?”一天晚上,见赵文天不在寝室,张渺问许小磊。

“我仔细观察过,赵文天除了每天晚上吃一颗药丸外,没做什么古怪的事情。”说到这儿,许小磊恍然大悟,“莫非赵文天吃的这个药丸能增高?”

“哪有这么神奇的药丸?为了增高,我们什么药没吃过,什么增高鞋没穿过,有效吗?全是骗人的!”张渺愤愤不平地说。

许小磊想了想,觉得张渺说得很有道理,就没有再说什么了。

不一会儿,赵文天回来了,第一件事就是从抽屉里掏出一个瓶子,倒了半天,从里面倒出一粒焦黑的药丸。

“药丸不多了,真麻烦,还得去搞。”赵文天嘟哝着,把药丸放到桌子上,然后拿水杯去热水瓶那儿倒水。许小磊眼睛一转,走上前,拿着那粒焦黑的药丸凑到眼前仔细地看了看:药丸很软,肉肉的,有一股难闻的腐臭味。

“咦,怎么这么臭?就像是什么肉腐烂后的那种臭味。”许小磊连忙用手在鼻子前使劲儿地扇着风,以驱赶臭味。

“谁让你动我的药丸了?一边儿去!”赵文天冲上前,一把从许小磊手中夺过药丸,说,“你知道吗?这种药丸制作起来是很费工夫的。”

赵文天把药丸放进嘴里,喝了一口水咽了下去,然后躺在床上,不言不语,如同一个死人。许小磊和张渺对看一眼,都从彼此的眼神中看到了一种恐惧。

夜渐渐地深了,半梦半醒的许小磊突然听到一阵异样的响声,忍不住睁开眼一看,顿时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。上一页1234下一页

楔子

如果你来过枫叶高中,你一定听过班长诅咒的传说。

传说里,所有在孔老师的班上当班长的学生都会死。

现在,我告诉你这个传说并不是假的。孔老师是个活体阴,正是他设下了班长的诅咒。

麦凯乐是第一个死去的班长,他对我说,虽然他们是鬼,但是因为老师对于学生天生的压制力,再加上孔老师是活体阴,他们对他无可奈何。所以,他要我也加入班长的阵容。反正不管怎么样都是死,我答应了麦凯乐,但是我们都太天真了,孔老师不是那么好对付的。

周天阳

2012年12月9日

出师不利

顾晓光下了车,看着眼前锈迹斑斑的大门,露出了微笑。他回过头对车上的人说:“我们到了。”

车后座上又下来两个男生和一个女生,四个人看着斑驳的围墙和散发着颓败气息的“枫叶高中”四个字,爆发出了一阵欢呼声。

惟一的女生那夏从包里拿出一本小说翻了翻:“没错,这就是故事的发生地点,枫叶高中。”

原来这四个人是同班同学,大家有一个共同爱好——看恐怖小说,也同样喜欢冒险。他们都听过一个关于班长诅咒的恐怖故事,故事讲得竟然就是这所废弃的枫叶高中。

故事说,枫叶高中里有个邪恶的老师通过班长诅咒残害学生。故事写得很真实,加上枫叶高中确有其地,因此四个人决定五一假期来这所荒废的学校一探虚实。

把车停好,带上必要的食物和物品,三个男生拉着一个女生翻墙进了学校。

“周凯去哪儿了?”顾晓光、姚远和那夏在荒芜的校园里走着,忽然发现少了周凯。

“会不会还在墙外?”那夏说。

“他是第一个翻墙进来的。”姚远纳闷地挠了挠头皮。

“别闹了周凯,太无聊了。”顾晓光朝着周围喊道,但回答他的只有风吹过的声音。

哗哗——

“谁?”姚远听到不远处的灌木丛里传来了一阵声响,他走过去却发现那里什么都没有。

“恶作剧!”顾晓光懒得等周凯,他冷哼一声就拿起背包往教学楼的方向走去。上一页1234下一页